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紫阳立交桥 >> 正文

【江南小说】父亲,父亲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清从小就以为父亲不大待见她,小时候父亲一直逼着她写作业,她都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周末想要出门去玩,看见父亲在客厅看电视,就又磨磨蹭蹭地回房间。实在忍不住想要出门,弱弱向父亲表示自己想出门玩一小会的想法,父亲当即问她,作业完成的怎么样了?她说,要等到下午再继续写。当时,父亲二话没说,就抄起了衣服架子往她身上招呼。还好清清身手敏捷,跳了开去,和父亲上演了你追我打的画面。在清清的记忆中,父亲总是喜欢看着书或者下着棋,很少有动气的时候,可又总是因为她没有好好学习,认真完成作业而斥责她。也正是由于父亲的不苟言笑,和对待她学习上的严苛,清清就一直认为父亲是不爱她,却又不像爷爷和奶奶十分疼爱弟弟,却对她完全漠视的样子不太一样,于是,小时候的清清老是纠结着对于父亲是该爱还是该恨呢?

都说父爱如山,母爱似水,清清偶尔也会这样想,父亲本就是一个内敛的人,他不太经常对她笑,因为要供全家人生活,一年到头也很少回家。三十公里的路,父亲从不坐车回家,只是年复一年的骑着他的自行车,母亲经常埋怨他舍不得那一两块钱的车费,可是下一次他依然还是骑着自行车回家,每当看到这样的父亲,清清又觉得父亲是那样的伟大,用自行车撑起了一整个家。但是,因为小时候父亲用衣服架子追着她的样子过于鲜明,让她在往后的时光总有一些微微的畏惧,于是与父亲也不太经常有交流。父亲依然省吃俭用,清清自当努力学习,在学校里,她每一年都是三好学生,六一儿童节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的时候,她也会想,父亲看了这些奖状便会露出微笑了吧。多么矛盾的清清,也许只是她潜意识里忘记了,父亲其实也只有在她不写作业时候拿过一次衣服架子吓唬她而已,她从不曾留心过父亲在生活学习之上从不曾亏待过她,也总是会在别人赞扬清清优秀的时候骄傲的笑起来。

吾家有女初长成,清清十岁生日那天,穿着母亲买的新衣服找小伙伴们玩耍,她还记得那一天的阳光灿烂,伙伴们在阳光下跳皮筋,跑跑闹闹,笑颜如花。她期待着母亲晚上为她准备的好吃的,在她看来,自己十岁生日是一个大节日,十年总是人生之中的一个大结点,新的十年即将开始,而自己也将逐渐成长起来,像堂姐们一样能够去远方上学,能够看更加厚的书,能够帮洋娃娃制作一些漂亮的衣服,年少的她单纯的以为成长只是这样简单的事。清清以为父亲会早早的回家,为她庆祝生日,可是下午的时候依然没见父亲,问过母亲,说父亲要工作结束之后才会回来,清清不免又有了一些失望,心想,父亲果然是不爱她的。日渐西斜,天气骤然变化,天空之中突然打了几个闷雷,似要下起暴雨的样子,此时清清还等着父亲回家呢,母亲说自己是晚上十点出生的,所以,她要等着过了十点,才算是把自己的生日过完。不一会,果然下起了大雨,雷声也愈发的大了,清清心想,这么大的风雨,父亲应该不会给自己带蛋糕了吧。后来,夜愈发的黑,雷声之中,夜幕之上还一道一道地划过闪电,这大风暴雨给夜色迷离增添了一分森然的气氛,清清不免为父亲担忧,想着父亲单薄的背影,在山路弯曲之上艰难的骑着自行车的样子,她心中的担忧越发的浓厚,她想,就算父亲不给自己买蛋糕也没关系,只要父亲快点平安到家。今天早已过了应该睡觉的时间,清清依然和母亲站在园子里的屋檐之下,等着晚归的父亲,时钟终于跳过了晚间十点,十年之前的那一个夜里,清清诞生了。过后不久,大门口出传来一声轻响,母亲稍含着些微埋怨的话语也随之传来:“雨下的这么大,怎么也不坐车回来?”父亲依然不言一语,只是沉默着推着自行车从大门走来,走到清清面前,脱下雨衣,满脸的雨水还在滴答的往下落,他翻开雨衣之后,从后座之上小心翼翼地取下一个盒子,为了以防被雨水打湿,盒子之上还包裹着几层塑料纸,层层翻开,里面放着一个生日蛋糕,打开之后,蛋糕居然一点都没有被打湿,如同放在橱窗后面玻璃柜子里一般完整。清清还记得那蛋糕之上的奶油玫瑰,怒放的那样鲜艳,在她的记忆之中却仿佛隔着一层水雾,总是看不清晰,却又如此深刻地印在了她十岁生日的那一个雨夜里。

那一天,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捧着蛋糕,让清清快点尝尝,他甚至来不及用毛巾擦干脸上的雨水。清清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的接过蛋糕,母亲拿来蜡烛点了起来,催促着清清许下生日的愿望。在烛光映照之下,父母的面孔仿若罩上了一层柔光,它温柔了父亲平时严肃的眉眼,父亲弯起的嘴角,母亲温柔的轻语,那时候的清清许下十岁的愿望:只愿父母身体康健,永远幸福安乐!

也许是那夜的雨下的太大,烛光太过美丽,虽然以后的每年都有一次生日,可在清清的记忆之中,只有十岁那一年,父亲自行车后座上的那一盒蛋糕,蛋糕之上用奶油调成的玫瑰花,红的那么耀眼,亮了清清一整个少年时光。也是从那时候起,清清发现父亲对于自己的爱,是那样的朴素,不曾刻意雕琢,却在日积月累之中,默默地承担着一个父亲的职责。后来长大之后,偶尔母亲也会和她说起父亲时常说,女孩子要好好的培养,多读点书,获得高一点的学历才能不被人看轻,才能有更好的出路,才会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之上有更多的选择权利,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如同物品一样,在适当的年龄就被选择地结婚生子,然后操劳一生。父亲对她的爱从来都是如同山峦,厚重,深沉,不显山露水却又细水长流,她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自己上高中的时候非常叛逆,经常与母亲争吵,惹母亲生气。因为是在县里上高中,只有周末能够回家,与母亲一言不合便想着负气出走,那天刚好父亲在家,拦着清清不让她走,周末才过了一天,又是大晚上的,父亲抓着她的手臂,叹了一口气说:“都怪爸爸不好,爸爸没有能力给女儿好生活,你不要走,这么晚了出门,你妈妈也会担心的。”听完这句话,当时急怒的心情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心酸,眼泪似乎突然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自己学习花费,多年以来,父亲不曾在她面前喊苦喊累,岁月却在不知不觉之中爬上了父亲的眼角,斑驳了时光,也染白了他的黑发。在清清心中,父亲总是伟岸坚强的,那一刻,清清突然发现了父亲的疲惫软弱和心中深深的无奈,她多么的不该,不该让母亲生气,不该让父亲自责,自己闹着离开,父亲却责备着自己,这样的心情突然就让清清想起自己十岁那年许过的生日愿望:愿父母身体康健,永远幸福安乐。似乎也是从那时候起,清清是真的开始长大了,不再跟母亲生气,也学着节俭着自己的,每当花钱的时候,总是想起了父亲满眼疲惫的神情。

后来,清清去外省念了大学,又回到家乡省城参加了工作,越发觉得母亲的依赖,父亲的衰老,在她逐渐长大成人之后,父母也在时光的流逝里慢慢老去,时间像流水滚滚而逝,当清清领到了人生之中的第一份薪水,她想着要为父母买点什么,可母亲说,你刚参加工作,用钱的地方很多,不用担心他们,父亲也说,他现在还能工作,不用她做什么。可是每当想起,那些年月里,父母给予的爱,她不忍细细端详父母的脸,因为她多么害怕看见,父母不再年轻的脸孔,她想,她总算长大,成为了父母的依靠,成为母亲倾诉苦恼的对象,成为父亲可供依持的臂膀。她想,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岁生日的那一天的大雨,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在漫天的风雨之中,在雷电交加里,自己在心中许下的生日愿望:只愿父母身体康健,永远幸福安乐!

合肥公立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大发作怎样做
河北羊癫疯医院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