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紫阳立交桥 >> 正文

【八一】杏花(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杏花村,村子虽不大,房屋也破旧,穷着呢。但是,因多有杏树环绕,倒也有几分清秀的似不染烟火的仙子。人人来到杏花村,都感觉出它的淳朴,与素美。

杏花村,就好似旧画儿里的村子,只是灰黑与杏红涂抹得过于多了点,越加有了几分古朴、纯净的风骨。远远的看着似一幅水墨画:黛瓦青砖,篱笆土墙,柴门草垛,桐树庭院。杏花傍倚着老墙,清清静静地盛开着。凌霄绕过了门扉,红艳地好似一只只小喇叭,滴答地吹着。

村径,柳溪,墙外,村口到处都会有几棵杏树,咕嘟着小嘴儿,点点红。风一摇,满树的杏花,淡淡的香味,裹着村子里的烟夕饭菜味,也倒是有几分村落的味道。

那老屋子老院墙,斑驳的窗子、斑驳的胡同口,尤其是屋脊上的青苔连着屋前屋后的瓦檐下了,层层青绿,透着光阴的味道。几只麻雀在瓦楞间觅食,飞起飞落,看着院子里没人出入,清净着呢。呼啦啦一起飞到院子里,一只只落在高粱谷子囤子上。一下一下地用喙啄着囤子上的草苫子,“哒哒”的声音,就跟强盗似的明抢明夺。

好似听到了麻雀的声音,屋里正躺在床上的三有,懒踏踏的他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唉,到底几点了呢?是什么呀,叽叽喳喳地吵煞个人。”

他就是姜三有,他三有到底哪三有,也没问问娘。娘早早的被三个儿子累得过世了。娘走了,爹也没几年,随之去找地下的三有娘,团聚去了。这可就再也无处可询问了。或许,当时娘给他取名时,一定是想让他啥都有吧。而今,一有还没有呢,倒是放心,不着贼。

不过三有他有信心,天无绝路嘛。我们老姜家咋会娶不上媳妇呢,老大、老二都是爹在世时,豁出命去不分白昼地干,总算给老大娶了媳妇,又给老二定了亲才闭了眼。两个哥哥成家后,都分出去过去了,租屋留给了三有,各过各的日子,两位哥哥平时与三有很少有来往。三有心想:我姜三有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尽管两个嫂子看不上自己,四邻也看着我头疼,我三有不会失去信心的。他暗自嬉笑,总是乐天派。

这不三有正在想着,家里穷的叮当三响,不着贼呢。那贼就飘飘落到了当院子里,不容分说,落地就是一顿的狂吃狂造。

三有立刻跑出屋子,到了院子里,抄起一块土坷垃大骂着:“强盗嘛,这不是强盗又是什么呐?昂?以为我没在家吗?我就盯着你们呐。”

三有边说边又拿起土坷垃投掷过去说:“看看,看看都给我吃尽了,俺还过冬不?过冬不?俺还要指望着这一星半点的粮食娶个媳妇呐,俺自己饿的心直慌慌,还没舍得吃唻。俺是留着给俺媳妇吃,恁吃了,恁给俺做媳妇啊?”

“呼啦啦”地一群麻雀,飞出了院墙。

麻雀刚刚飞走,墙外却有声音传了进来。隔着墙,一声高一声低的叫卖声,从村头传了来:“破烂儿——换针换线儿换糖吃来——”三有听了,立刻放下手里的土垃块,拍打怕打浑身的土,冲着麻雀说了句:“恁想给俺做媳妇,俺还不要呢。俺呢,心里早有人儿了,可惜的就是,她可是一点也不知道呢。俺是没有功夫和你们生气了,我得去换块糖吃了。”

三有心里的人会是谁呢?莫非是刚刚来到他们村子里的那个叫杏花的姑娘吗?这姑娘一来呀,村子里有好多个小伙子呀,都惦记上了呢。

好姑娘谁又不喜欢呢?何况杏花确实好呢。

一路笑着,三有就来到了村头。阳光真好,暖洋洋的照在村头的老槐树上,溪水清清,女人们好似天生的喜欢洗衣服,围着溪水旁,捣着衣服说着闲话,你一句她一句的,一个个的神秘兮兮的,一个说:听说了吗?那谁谁哈。一个又说:快说呀,到底咋样了啊?急死人,快说。

于是,西家的爷们如何如何了,东家子媳妇咋样咋样了,嘻嘻,哈哈,那些故事比书上描画的还要精彩。女人们一眼看到三有都笑着与他说话,兰花嫂抹了一下刘海说:“三有,又去换糖吃啊?换回来糖给嫂子吃块,嫂子去烦媒婆子你巧嘴婶儿和快嘴婶儿一块去给你说来个媳妇。”

这村子里有两个媒婆儿,一个东头一个西头,一个嘴巧,叫做巧嘴婶,一个嘴快,叫做快嘴婶。两个媒婆一直不好,见面仇人似的,真是同行是冤家,巧嘴婶没有了老伴儿,一个人单过,儿子媳妇一旁住着。快嘴婶子,老公在队里看林子,忠厚老实,少言寡语的,平时也很少回家。快嘴婶儿老两个就一个女儿,早已嫁到外村子去了。

再说三有听了兰花嫂子的话,嬉笑地回着:“要说也得说兰花嫂子你这模样的,别的俺不要呢。反正俺哥哥也走了好几年了,不如就嫁给我吧,咋样?”

“放你娘的臭屁!就是男人死了八百回了,你这赖样的,俺就是死了也不嫁给你。哼!死懒鬼,尽想好事儿。”

“哎吆吆,不愿意就拉倒呗,你这一说谁还敢娶你,还死了八百回男人呐。啧啧,了不得了,懒得理你。”三有发着坏笑的说着就想走。三有的二嫂提着篮子刚刚来到河边,见了三有一转头,也不理他,三有脖子一更,也装做没看见她。

梅花婶子立时打圆场:“三有是想娶个黄花大闺女呢,看呢,那儿那儿,那不是吗?东头铁算盘家里刚来了一个叫杏花的,那个俊呀。”梅花婶子说着话,朝着杏树后面下的杏花一飘眼睛。三有二嫂一听,嘴憋得差点到了后脑勺子。

“是呀是呀,吴丙叔家的侄女子呢,名字就叫杏花,人也像杏花,听说那手巧得比杏花还巧嘞。”六奶奶家的孙子媳妇小雨说着,从篮子里拿出捣衣棒,使劲地敲打着石板上的衣服,又说:“不信,是吧?那杏花就只是开得红艳艳的,这活生生的杏花不一样了,她会绣荷包还会做饭菜,最是呀,还会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呢,哈哈……”还是小雨会说话,说得一溪水傍得人都笑了。

几树杏花儿刚刚绽蕾,出奇的好看,三有有意拐到树下。偷偷的看看了树下那个叫杏花的姑娘,那才叫做美呢,比真的杏花还要好看,不言不语,哪像那些老婆们叽叽喳喳的,成天价没个正事儿,凑到一起叽叽咕咕的,就知道胡说八道的。

再看看这杏花儿,安安静静,默默地绣着手里的花,一头乌黑的秀发,梳着两只麻花辫子,碎花的洗发白了衣服,浅白褪色的裤子。一双眼儿,就似水杏一样,汪着一汪水儿,眉毛弯弯的,嘴唇儿红红的,真好看呢。听说是没爹没娘了呢,嫂子急着用屋子,给儿子娶媳妇。天天打得鸡飞狗跳,四邻都不得安宁。

无奈,杏花才来到吴丙坤家,说是叫叔叔,其实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只是杏花爹在世时,与吴丙坤一家来往的很密切,都是山西那边来的,早年在一起大山里面采伐过,又是老乡,论了论杏花爹大为兄,吴丙坤小几岁为弟。

吴丙坤这人称绰号铁算盘,曾经在大队里做会计,也不知为什么,就下来不干了。这铁算盘,四五十岁,为人很是不厚道。这村里人都知道的,他太能算计,而且谁也算计不过他,因此人送外号铁算盘。想想那杏花,你住在这铁算盘家里,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唉,命呀!

三有想着这些事儿顺手摘下一枝杏花,咬在嘴里,压低声音,对杏花说了句:“喂,杏花呀,快别坐在风口里绣花啦,看看吹坏了身子,往里边靠靠哈,哥哥可是告诉你了哈,看你没爹没娘的,寄人篱下,别人我才懒得理睬呢。”

突然的一句,吓了杏花一跳,见是一位年轻的后生,好似有点面熟,又不知哪里见过,反正是这村里的人,杏花也就微微一笑:“谢谢哈,我身体壮着呢,没那么娇气的,习惯了。”

三有还想说什么,刚刚玩笑的一群老婆媳妇都往这里望着指指点点说笑着,他三有倒是不怕什么,可是杏花一个姑娘家,哪受得了。三有想到这里,没再说什么,他就咬着杏枝,匆匆的往村头老槐树下去了。

三有边咂摸着杏枝的苦涩,边往货郎的挑担旁去凑。此刻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就听有人喊:“三有,你他妈的挤什么,脚上长没长眼?踩着我了。”原来是豹子、大兴和几个村子里与三有年纪差不多的小子,都故意的瞎嚷嚷着,豹子他又在喊着:“踩着我脚了,三有你瞎挤什么?你穷得叮当三响了,能拿出什么值钱的物件来换糖吃啊?过眼瘾呢?”三有听了,也不含糊:“谁家走路,还把脚扛在头顶呀,我没怪你碍着我脚落地了就不错。”

“就是呀,就是呀,三有换糖吃,糖甜,我也要糖。”人群里拥挤着的大拥,趿拉着鞋子,哈喇子鼻涕地也跟着傻傻呆呆地说着。

“嗨,别说,咱家里还真有值钱的物件呢。想想看啊,哥住的可是祖屋,祖屋是什么?那租屋就是个宝呀,俗话说得好,破家值万贯,这万贯家财可都是哥的,你们小看哥竟然拿不出点废铜烂铁的来换块糖吃吗?”三有说着,眼睛翻愣着豹子一伙人,又冲着大拥嘻嘻的笑着,扮着鬼脸儿,心想:就你们有钱有东西是吧?我三有就没有了吗?哼,最瞧不起这些靠着老子爹有本事的小子们。

“嗳,别说啊,有道理,我倒要看看你三有能拿出什么样的废铜烂铁来。嘿嘿,有意思。”豹子、大兴还有在场的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大笑着说。

再说,那杏花听了三有对自己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就移开身子,去往里面挪了挪。见三有没再说什么,一群的老婆媳妇向着她这边抻着头看着说笑着,她也有些懵,回头再去看远去的三有时,见他摇摇晃晃的,好似哼着什么歌曲,也听不清,大摇大摆的咬着一枝杏枝,他走远了。

心里好似感觉到很是温暖。因为自从爹娘去世后,没有人再疼惜过她,每天连个好脸也都没有,都觉得她杏花多余似的。就连一直对她这个妹妹很爱护的哥哥也似仇家似的,总是数落杏花,不是说小时候,多分给了几块糖,就是说杏花生病时,她背着杏花去过医院。不是说杏花不懂事,就是数落杏花不干活,成日里不拿杏花当成妹妹,倒是仇人一样。

其实,杏花很是谦让,知道父母离世时,早早将家分了。怕杏花没晚饭吃没地儿住,早早求着村子里识字儿的先生写明了,直到杏花出嫁前,有权利住在家里,不许哥嫂随意呼来喝去,要他们哥嫂善待杏花。可是没等杏花娘过世,只是躺在炕上,眼看着不行了,哥哥嫂子就迫不及待地将娘的箱子柜子开了锁,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成己有。

一日,铁算盘去杏花住的村子里,去给村子上的织布厂招工,顺便去了杏花家,杏花哥哥嫂子一听招工的事,立刻就给杏花报名,恨不得赶紧把杏花打发出去。于是,杏花虽然不愿意离开村庄,但想想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这位远房叔叔来到了杏花村。

那杏花,心地纯良,孝心一片,只顾得床前床后的照顾娘了,哪还顾得别的。想也没想到娘躺了没多久,就离世了。真是万箭穿心,伤心欲绝。悲痛欲绝后,只想从此后,好好跟着哥嫂过生活。没想到,娘走的百天不到,就被哥嫂扫地出门了。

再就是铁算盘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的儿子豹子已经老大不小了,也该定门亲事了,杏花模样不错,又心灵手巧,说不定以后,和豹子成了亲,也是不错的呀。

谁知铁算盘将杏花带回来后,豹子还可以,没有什么太多的反感,铁算盘的老婆算盘婶却半拉眼睛也看不上杏花,说杏花属铁扫帚的,走哪里扫到哪里,自己爹娘都是被她妨死了,咱们这非亲非故的,招惹这么一个薄命人干嘛?不是没事找事儿嘛?真是闲的。因此,一天到晚对杏花好似有刻骨仇恨似的,从没拿个好脸对她。

杏花想着这些个,不由得伤起心来。大嫚儿,小霞刚好路过,扯着杏花:“快呀,去村头看热闹啊,杏花儿你真巧,等咱们一起去打工住宿舍了,有时间也教教我们呗,走啦,走啦。”

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赶来,刚好听着三有要拿出家里的废铜烂铁换糖吃,也就跟着起哄,小霞说:“哇!三有哥,你家里竟有那物件,我和你住着邻居这么多年,一点也没看出来。”

“你女孩子家家的,能看出个什么来嘛,再说了,家财不可外露,谁家有什么还去村里头打锣敲鼓的说去。对吧?杏花。”

三有说着,看到杏花也挤在人群里看,就冲着杏花说了句,很熟悉的样子。杏花看着三有的眼神,说不出的一种感觉,好似很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的。

“哎呦呦,还对吧,杏花,杏花也是有你叫的,论辈分你得叫声姑姑呐。”

不知什么时候,铁算盘老婆算盘婶儿,赶了来冲着三有不屑的说着,回头又冲着杏花:“乱疯什么,女孩子家家的,一天到晚的,成什么样子?回家去。”

杏花刚刚的微笑,立时,如一行白鹭上青天,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低下头,返回树下拿起自己的针线,急急地转身离开了人群,走回家去。

也不知为什么,看到杏花不高兴。三有心里很是难过,真想拉她回来。可是,一是没有理由,二是眼下自己好似也架在火上烤呢,看来今儿拿不出点子东西来,还真就下不了台了。

几个人推着三有回家去拿。三有向货郎讨要糖:“先把糖拿给我吃着,你这货郎,还怕我黄了你不成?我边吃着好有力气回家给你拿铜,对了那铜就是零碎点,要不?”

“要,零碎不要紧,可得你一定保证是铜,就中。”货郎认真的说着。

脑外伤癫痫病先兆
癫痫病人吃什么有好处
不同类型的癫痫发作有哪些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