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总裁言情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你好,野马小姐(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欧阳青春最近做了一件后悔终生的事,此事件后悔程度,足以与她高三时愤然卖掉一大箱最爱的杂志这件事相媲美。

在大一第一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欧阳青春才想起自己在开学之初无知地被室友拉着报了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的社团,结果她在交了近百元的社团费用之后就偃旗息鼓了。唉,热闹总是属于那些有艺术细胞的人的,她还是比较适合看小说和睡大觉。

于是在众室友的商量之下,大家还是觉得应该斗胆去要一下社团证。寝室长茶叶是个任劳任怨的姑娘,她负责去往街舞社、文学社以及交谊舞社领全寝室成员的社团证。欧阳青春在自习课上睡得头昏脑涨,于是她被众室友友好地分配到了最难的话剧社。

传说话剧社的社长是个冷若冰霜的美男坯子,全寝室早在刚开学之前就激烈地讨论过这个被称为“少女杀手”的邹明朗,葫芦和兮兮甚至为他茶不思饭不想了好多天,结果等来了茶叶寝室长一个义正言辞的重磅消息:她看到邹明朗和另外一个帅哥手挽手走在一起,举止暧昧,眉目传情。

在葫芦和兮兮杀猪般嚎叫的威逼利诱下,茶叶依旧正襟危坐,毫不犹豫地给抱着一丝希望的她们点头确认。

葫芦疯癫地在床上踹被子,一瞬间整个寝室地动山摇起来。

兮兮连忙安慰:“葫芦,别伤心,这个弯了,咱们找个不弯的!”

“可是当今世上不弯的他有帅的吗?”转眼葫芦不知从哪儿拿起一包薯片,用门牙一咬就抓着愤恨地嚼起来。

欧阳青春仔细想了想,然后说了句:“唉,我竟无法反驳了!”

然后全寝室都陷入了一片低迷之中。欧阳青春还好,话剧社报名的时候她根本就没去,只知道见过邹明朗的葫芦和兮兮在回来之后,就陷入了对邹明朗的“明争暗斗”里,搞得欧阳青春每天都像是在看《甄嬛传》。

欧阳青春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中,几十瓦的灯泡发着昏沉的光,也不知道从哪里呼啸着刮来了一阵阵的阴风,惊得她不寒而栗。

她想:“算了,明天再来也不迟!”

就在转身的那一瞬,前面的一个教室门发出了吱呀的响声,女生把双手挡在脸前,只剩两只眼睛微微睁着,与她对视的是出来扔垃圾的穿着演出服的邹明朗。

相视无言后,邹明朗把手中的垃圾扔向了门前的垃圾桶,他身上套了个天鹅的服装,白皙的肤色和衣服的纯白很相称,但是由于他腿太长脚太大的缘故,活生生像个有着白色羽毛的鸵鸟。

欧阳青春心里打定了主意,但是又不太确定地问:“请问这里是话剧社吗?”

“如果你报了话剧社的话,那就跟我来!”邹明朗看了她一眼,像是肯定她会进来似的。

刚踏进话剧排练教室就被塞到怀里一套服装的欧阳青春,内心是拒绝而且崩溃的。

她低头看怀里抱着的服装,不是青蛙,而是癞蛤蟆!

欧阳青春差点没有当即就晕过去!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癞蛤蟆和天鹅兄弟的爱恨情仇?她明明看到红色横幅上面写着“排练剧目《丑小鸭前传》”的!

“我只是来拿个社团证的,这么大好的表演机会当然要留给你们啦!”抱着癞蛤蟆服装的女生讪笑着说着,然后下一秒大家都各自做起各自的事情来。

欧阳青春尴尬笑着,点点头后打算撒腿就跑。

“我们缺一个人演这个角色,既然你来了。”邹明朗看出来女生的心思,抢先拦在欧阳青春前面,他用好看的桃花眼俯视着她,“我相信你一定能把这个角色给驾驭好的!”

“不!不!不!”欧阳青春连连摆手,“我们寝室还有几个参加话剧社的,她们可都是演癞蛤蟆的不二人选啊!”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让她们过来帮忙!”邹明朗忽略女生眼睛里的愤恨,转身去帮欧阳青春拿属于她的长达三页的台词。

在众室友形影不离的跟随下,葫芦和兮兮在看到邹明朗之后差点没晕过去,茶叶夸张地拎起早已备好的癞蛤蟆的布偶服装,毫不留情地抨击:“咦,好恶心哦!”

欧阳青春跑到垂涎于邹明朗美貌而相互搀扶着的葫芦和兮兮面前,说:“这可是靠近邹明朗的绝佳机会呀!葫芦,兮兮,你俩快点决定,唉,我就忍痛割爱成就你们其中一个。对了,追到男神不要忘记请吃饭哦!”

欧阳青春见葫芦和兮兮仍旧面面相觑着,以为两个人互相谦让不好意思,于是就豪气地决定:“你俩剪刀石头布!”

“得了,还是你演吧!”葫芦眨巴着眼,像是把挚爱送给了欧阳青春一样。

还是兮兮耿直,“青春啊,我不想给男神留下那样一个其丑无比的形象啊!”

欧阳青春也不想,不过不是因为邹明朗,而是有关于她的未来,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精湛的演技,而让世人记住她就是那个把癞蛤蟆演的活灵活现的女生。

她欧阳青春有颜值任性,止于才华这件事情,还是让她们慢慢去参透比较好。

于是她抱着领不到社团证的风险走到邹明朗面前,说:“喂,癞蛤蟆衣服太丑了,至少换成青蛙行不行?”

“不行,你想破坏经典吗?”

“哈?破坏经典?那为什么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没摔死?它非要陪伴着丑小鸭变成天鹅?还有,你把癞蛤蟆想的太伟大了吧?心灵导师?从坏蛋到好人的励志历程?甚至最后的独白你都不带换的?我看癞蛤蟆最后不是摔死的,它是累死的!”

欧阳青春一连串说完。

邹明朗好笑地看着说得面红耳赤的女生,装作很有深意地点点头,说:“不错,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人,把癞蛤蟆分析得这么透彻,这个角色果然非你莫属!”

欧阳青春一阵晕厥,恨不得穿着那一层绿皮贴在邹明朗身上,看他毒发身亡绝对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传说搞艺术的都有点变态,但欧阳青春怎么也看不出来邹明朗身上有艺术的特质,所以当葫芦对她说邹明朗在前不久在市里举行的最佳话剧赛中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消息时,她是特别震惊的。

葫芦还捧着胸口冒着星星眼地说着:“啊!最重要的是那个剧本竟然是邹明朗一个人写的!真的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呀!”

“可惜你好好的一个男神,就这么弯了!”欧阳青春落井下石的结果,就是遭到了两百多斤的葫芦的一顿暴揍。

话剧就这么有条不紊地排着,欧阳青春也终于明白了剧本的大意:癞蛤蟆被天鹅夫妇给扔下去之后,落到了一群鸭子当中,其中有一个长相丑陋的鸭子,也就是邹明朗,他走到哪里都是被嫌弃被欺负,癞蛤蟆突然想到了自己在天空中的经历,可怜起这只孤单的鸭子来,渐渐跟它做了朋友。它不断鼓励着这只丑鸭子,一天天过去了,丑小鸭难看的深灰色的皮肤渐渐褪去,癞蛤蟆还是每天陪着丑小鸭,奇怪地看着依旧不开心的它变得雪白,身形也变得凹凸有致了。

直到有一天,癞蛤蟆陪着丑小鸭去湖边洗脸,丑小鸭看到一群在湖面上游着的天鹅,它们看起来高傲又美丽。丑小鸭想要趁着癞蛤蟆不注意溺水身亡,却被领头的天鹅看到救了,再然后就是狗血的剧情了,领头的老天鹅就是与丑小鸭失散的亲生父母,也是把癞蛤蟆从空中抛下的那对天鹅夫妇。

话剧正式演出那天,底下的迷妹们掌声雷动。她们大部分都是冲着邹明朗饰演的丑小鸭来的,葫芦和兮兮连夜帮邹明朗赶制了声援牌。

“哼,叛徒!”欧阳青春闷在看不到脸的癞蛤蟆套装里想着,“明明整个话剧的精华都在我身上好不好?”

话剧的最后,癞蛤蟆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以来视为朋友的丑小鸭,竟然间接地成了自己的仇人,这揪心的剧情也把底下的观众推向了高潮。

邹明朗穿着天鹅服,那样子虽然有些滑稽,但他把手足无措演到了恰到好处。

台下一片静寂,欧阳青春突然间领悟了癞蛤蟆的心境。

两道光柱照射到了沉默地对视着的两人,欧阳青春看到了纯白色头套底下的邹明朗湖泊般的眼睛。

“你……你是好人,对吗?不然,你也不会一直陪着我了。”邹明朗缓缓地说出了台词,像无数次他们排练过的那样,只是这次和排练时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好和坏,就看你怎么认为了。”

“我不相信你是坏人!”清澈的声线从邹明朗口中缓缓流出,欧阳青春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要被刺伤了。

“错!”天鹅夫妇大叫着,企图唤回已经变成天鹅的丑小鸭的认知,“它当初可是一个想吃我们肉的无赖!它会讲甜言蜜语地诱惑你,然后趁你不注意把你吃掉!”

“真的是这样吗?”丑小鸭悲哀地问着。

欧阳青春绝望地闭上眼睛,“你相信我吗?”

一片死寂过后,癞蛤蟆像是已经知道了丑小鸭的回答,它轻笑一声,然后转身用尽力气蹦了好远,渐渐消失在丑小鸭的视线里。

得意洋洋的天鹅夫妇把丑小鸭围成了一团,庆幸它们终于再一次识破了癞蛤蟆的诡计,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幸免于难。

话剧的结尾是没有出场的癞蛤蟆的一场独白。

舞台上的帘帐已经合上,闪光灯全部被关掉,全场都屏住了呼吸,欧阳青春攥着那张快要被揉烂了的台词本,翻到最后一页,握着话筒的手略微有些颤抖了。

她的声音缓缓地从口中流出,像是溪水,“丑小鸭,很高兴跟你成为朋友,我很开心!你还没有长到那个圆滑世故的年纪,我很庆幸在你天真单纯的岁月中出现,和你一起体会着这世界上的美好。善恶其实是相对的,我也只是到现在,才知道了因果循环这件事。你要记住,没有人能够陪你到最后,所以不要那么轻易地去相信一个人,也不要那么轻易地就去抛弃一个人!”

“那个人会很心痛的!”

欧阳青春直到念完全部的独白,才释然地呼出一口长气,三秒钟之后听到了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她心情复杂地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那场话剧之后,欧阳青春如愿得到了全寝室的社团证,她因为演的癞蛤蟆也在全校声名大噪起来,可是再也和话剧社社长邹明朗没了交集。

欧阳青春因为懒,也为了防止邹明朗再缺她,安安静静地选择了在寝室睡大觉和看小说。

葫芦和兮兮也因为那场话剧对邹明朗的热爱不减反增。

那俩傻缺成天在寝室尖叫着分享着邹明朗的行踪,就连他擦了汗的手纸也要捡起来带回寝室观摩半天,那酸臭味明明足以和葫芦的臭袜子相抗衡了,可兮兮还脑残地美名其曰为“体香”。

“体香你妹啊!”

欧阳青春转向唯一看着神志还保持着清醒的茶叶,谁知这丫头扭过头来,冲着欧阳青春莞尔一笑,“报道错误,那个叫李皓的,只是邹明朗的好基友。”

欧阳青春算是明白了,那俩货重新变得不正常,寝室长大人茶叶功不可没。

没救似的摇摇头,欧阳青春准备出去走走。

倒霉的人连喝水都塞牙缝儿。

欧阳青春从食堂走出来,玛丽莲冰露的插管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就脚下一滑来了个恭喜发财,饮料洒了一地,欧阳青春跪在原地捶胸顿足,“我的饮料啊!”

还在垂头懊恼之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穿着简单的帆布鞋,牛仔套装被他穿得松松垮垮的。欧阳青春顺着那条长到天际的长腿往上望去,这才看到邹明朗那张忍俊不禁的脸。

“怎么哪儿都有你?”欧阳青春又是一阵捶胸顿足,今日诸事不宜,以后出门儿一定得看黄历。

而邹明朗抱着胳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离过年还有段儿时间啊,行如此大礼我可不给钱!”

“切。”欧阳青春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瞅了眼摔的惨不忍睹的衣服,无奈地冲邹明朗摇了摇头。

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个清澈的女声:“明朗。”这声音和平时听到的寝室里的嚎叫完全不一样,娇滴滴的,像是从山间流淌着的清泉。

欧阳青春不由得向后望去,然后看到了一个身材玲珑有致、明眸善睐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看欧阳青春一眼后,就走到了邹明朗的旁边,还亲昵地拉起邹明朗的胳膊,欧阳青春第一次明白了才子佳人的真正含义。

那一定是邹明朗的女朋友吧,这到底是怎样一对惹眼的组合啊!欧阳青春在心里暗自思忖着,美女就是美女啊,果然,看惯了寝室里那一大堆凡人的面相,她的审美都调低了好几个档次。

唉,以后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蹭蹭上涨的度数,也得常常出来洗洗眼睛。

打定了注意,欧阳青春冲着邹明朗莞尔一笑之后就跑掉了。

就连邹明朗那句着急的“哎”都没听到,邹明朗无奈地放下伸在空中的胳膊,被钟曦打断了思绪,“明朗,我们要去吃什么呢?”

欧阳青春把所见所闻在寝室说了出来,“邹明朗”三个字刚说出口,葫芦和兮兮就馋嘴狗听到五花肉似的,赶忙趴了过来。

“我男神怎么啦?”葫芦问。

“他怎么啦?你在哪里碰到他的?他和谁一起?”兮兮更是妙语连珠。

“他……”欧阳青春看着眼前两双殷切的眼神,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你必须说!”异口同声的分贝果然够大。

“他……跟一个漂亮女生走在一起……”

“啊!”葫芦的猪叫果然一绝,把茶叶在衣架上搭着的袜子都给震下来了,她继续嚎哭着:“我还没有向他表白呀,他怎么可以有别人……”

福州儿童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患者有哪些表现
女性治癫痫的费用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