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日坐长生 >> 正文

【流年】因为爱(秘密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还没下班,妈妈打来电话,叫我下班后去怡心茶室见她,说有事跟我相谈。妈妈这么正式地叫我,而且不是在家里等我,说话的语调也失去了往日的快乐,低沉的声音中透着悲伤,这让我深感不安。

发生什么了?妈妈和人吵架了?这不可能,妈妈的为人我知道,她待人热情大方,总是笑嘻嘻的,妈妈和邻居亲朋好友的关系都非常好。妈妈和爸爸吵架闹矛盾了?这更不可能呀。爸爸妈妈是人尽皆知的模范夫妻,在我的印象中,爸爸妈妈好像从来没有拌过嘴,总是相敬如宾,和和气气的……我带着满腹的疑问终于挨到下班的时间。

我工作的地方离怡心茶室不远,我打算步行前去。这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晚了些,时下三月,乍暖还寒。出了医院门,一阵风吹来直灌进我颈脖里,我不由得缩起了脖子,好期待这年的春天快些到来。

我到达怡心茶室时,妈妈已等候我多时。

“妈,你今天……”我看见妈妈满脸的愁绪,顿时语塞。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问我需要什么。我答来壶玫瑰花茶。

“妈,发生什么事了?”等服务员走后,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女儿,妈妈今天要给你讲一个故事……”妈妈沉默了良久才艰难地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兴高采烈地满口说好。但是今天不一样,我知道这个故事定然不是一个寻常的故事。

妈妈的眼睛飘向了窗外,窗外的夕阳染红了妈妈的眼睛,也染红了故事的本身……

世间的快乐,总是相伴痛苦而行。我拥有一个伟大的妈妈,却有着一个流氓似的父亲。妈妈长得不算很漂亮,却有着一张让人一看就倍感亲切的笑脸。妈妈的遭遇很不幸,从小没有了父母。我的外公曾是一个靠枪杆子打天下的革命军人,但是他离世早,留下了外婆带着我的妈妈和舅舅艰苦度日。外婆长得很漂亮,不久后就被一个地主抢去做偏房,二年后,外婆也去世了。妈妈和舅舅彻底成了没有人看管的孤儿。

妈妈在失去双亲后,像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似的,她通过各种办法去挣钱养活自己和舅舅。她捡破烂,她去饭店当洗碗工……钱,就这样一分一角地攒起来,但是她舍不得用一分,留着给我的舅舅上学用,她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将舅舅供到高中毕业,而她自己一年学都没有上。舅舅常对我说:“你的妈妈是我的姐,也似我的娘。”

妈妈将舅舅拉扯成人后,她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农村有句话说:无父兄是爹,我的妈妈和父亲经媒人介绍认识的,舅舅为了确保我妈妈的幸福,到处打听,得知我父亲是一个不学好的人,告之我的妈妈。妈妈听后不想和父亲交往,但是父亲对妈妈是一见钟情,死缠烂打地追求。女人的心终究是柔软的,加上父亲为了博得妈妈的好感,一言一行表现得确实好,妈妈终于答应了和父亲的婚事。

人的善恶可以假装一时,却假装不了永远。父亲那败坏的本性在婚后不久就像竹笋冒尖似的,他吃喝嫖赌一样不落下,他的乐趣就是从这个女人的床上换到那个女人的床上,为此妈妈常常和父亲吵架。后来妈妈想用真情感动父亲,给父亲做好吃的,给他买衣服鞋子,与父亲谈心,但是对于一个本质败坏的男人来说,真情显得那么廉价。无奈,妈妈不再理会父亲的那些花边新闻,将全部的心思放在我的身上。

父亲赚的钱,全用在外面的女人身上,还经常偷家里的钱。家里所有的开销都是妈妈用她那微薄的工资在支撑着。如果就这样,生活也将平静地过着,但是父亲的花事常常闹得那些女人们的家人找上门宣言要打死我父亲。我常常吓得躲在衣柜里面偷偷地掉泪不敢出来。

那个时候,我恨不得父亲被人打死,这样我和妈妈将会快乐地生活着。稍稍长大后,我劝妈妈和父亲离婚。妈妈说,女儿,我从小没有了父母,深受没有父母在身边的苦和痛,我不能让你失去亲人,你父亲再不好,他总归是你的亲生父亲。

虽然妈妈很爱我,但是我觉得自己生活得一点都不快乐,我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日渐长大。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工作,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我立刻租了一间房子将妈妈从那个让人窒息的家里接了出来。父亲基本上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

我开始工作后就不在让母亲去外边打工了,每天我去上班后,母亲就在家里打理家务,做做饭。母亲常常在做好饭后就到我下班的途中等我,我再用自行车将母亲带回家。晚饭后,我常常陪着母亲在外面散散步。我和妈妈独处的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宝贵最开心的日子。

和陈柯认识的时候,我已二十五岁了。在90年代初期,一个二十五岁的姑娘还没有出嫁算是晚婚。陈柯因为家里穷,一时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我们认识后,谈不上爱与不爱,就那样自然而然地走在了一起。

婚检时,陈柯被查出有乙肝大三阳。我回家考虑了一天,还是决定嫁给他,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很早我就告诉自己,我结婚的对象不需要有钱有权,只要人好心好,不要像我的爸爸那样道德败坏就行。二是因为我同情陈柯,我天真地认为他那么穷,又得了这个顽固的病,我不嫁他,他可怎么办是好?于是,我对家人隐瞒了陈柯身体的状况,毅然地和他结了婚。陈柯说,他会永远记住我对他的好。

婚后我们的生活过得非常艰苦,想吃顿肉都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和陈柯过得很快乐,我们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一起努力着。

1992年,我怀孕了,与此同时,我的母亲也中风了,母亲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医生说,母亲的中风是之前艰苦的生活遗留下来的病根。随着母亲病倒,我们的生活越发地拮据。父亲对母亲不闻不问,他照样在外面风流快活。

生产后,我一边照顾孩子和母亲,一边还得上班,那时候的辛苦是可想而知,但是我从没有怨过谁怪过谁。我告诉自己说,物质条件差些没有关系,我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快乐围绕着我的亲人。

那个时候,陈柯既没有什么特长又没有生意人的头脑,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在厂里吊着终究不是办法,后来我鼓励着他去厂里跑销售。开始二年,他分文未交于家里,是我微薄的工资在支撑着一个家庭所有的开销。到了第三年,他开始有了销售量,才与我一起分担家庭的开销,我们的生活在经济上稍稍宽松些。后来因为工作的需要,他被公司派往上海办事处工作。

陈柯在上海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每隔一月带上女儿去上海看他一次,那个时候陈柯常常搂着我说,“老婆,你辛苦了,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听他这么说,我觉得一切都值得。

一月月,一年年,日子就这样忙碌而快乐地过着,转眼间,陈柯在上海工作三年了。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人都说男人不坏一是因为没有机会,二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也有人说,男人可以和女人一起吃苦,却不可能和女人一同享福。我总认为陈柯会是一个例外。然而,我错了,我太高估他的人品了。事实证明,他只是一个被光鲜亮丽的粽叶所包裹起来的发霉的粽子,他用假意包裹着我,用虚情包裹着别人。

1998年,我的母亲躺在床上整整七年,她带着对我的不舍永远地离开了我,我伤心欲绝。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陈柯却在我失去母亲的痛苦之上又撒下一层厚厚的盐,我无意间得知原来他在上海早已有女人!

他在上海三年的时间里,一边对我甜言蜜语说我好,一边在外面找了个大学生在谈恋爱,他的这种行为是坏?还是恶?当我知道时,我没有哭没有闹,只是觉得心冷到极点,觉得世间所有的色彩都变成了灰色,我找不到方向,一切仿佛是一场梦。我在梦里笑着,怎么也不愿醒来。醒来,我发现满世界都是潮湿的。

当天晚上,陈柯居然还想要抱着我睡。我将他推开,当场我就吐得稀里哗啦,胆汁都吐了出来。我觉得他是一个肮脏至极的人,他不配拥有我!我跑到女儿的房间,抱着熟睡的女儿睁眼到天明。一个晚上,足够让所有的真相跳出泥土,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梦。

第二天,将女儿送去学校,我跑到妈妈的坟前,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然后擦干泪,去上班。有关于陈柯出轨这件事,我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可以替代我来承受这份痛苦。

接下来的日子,我为自己保留一片圣洁的领土。陈柯好像自己很委屈似的说:“我难得回来,你就这样对我?”我看着他无愧的眼睛,无语。

他要我如何待他?像以前那样视他为天?视他为君?和他耳磨厮鬓缠缠绵绵?他那张本不英俊的脸,我越发地觉得丑陋。我的女儿很可爱很聪明,虽然表面上我没有和陈柯吵闹,但是她好像能嗅到和往日不同的味道,她抱着我的脖子说:“妈妈,我爱你,你是世上最好的妈妈。”我听得泪湿衣裳。

我没有提出离婚,不是不想,更不是不舍,只因为我爱我的女儿。我的母亲从小没有双亲,没有一个完整的家;而我自己,虽然有双亲,却因为父亲的品行导致我没有一个快乐的成长过程,我有什么理由不为女儿争取一个尽可能完整的家?

一周后,陈柯回上海。这样也好,各自有个独立思考的空间,尤其是我,更需要时间来安抚流血的伤口。两个月后,陈柯回来向我提出了离婚。

我可以做到自己不提离婚,但是他提离婚我也不会不同意。我二话未说,拿了证件和他去民政局。原来他早有准备,他将离婚协议都写好了,财产一人一半,孩子归我。说到财产,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财产,无非是二间摇摇欲坠的老房子。我问他,你就一点都不留恋你自己的女儿?他的回答让我的心彻底掉进了冰窖。他说,我没有和孩子相处过,不知道什么叫留恋。

面对如此一个不负责任的男子,我能说什么?他连自己的骨肉都不留恋,我对他又有什么好留恋的?

或许上天认为我们之间的夫妻缘分还未走到尽头,或许是上天认为我的苦还未吃够,那次我们离婚没有成功。在正式办理离婚的时候,碰到一个熟人,被劝要三思。

陈柯还没有来得及再次提离婚,他身体出现了状况。据有关报道说,乙肝大三阳需要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不能太劳累,尤其是性生活不能过纵。

我不知道是他自己累了自己,还是生活累了他?我也不知道他身体出了状况是因为身体本身的原因还是药物所致?

是药三分毒,药吃多了吃久了,终不是件好事。最初我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几年中,我从不让他吃药。我宁愿自己累些苦些,也不要他做任何家务,怕他累着。在外他上班,回到家里我让他睡好吃好。我怀孕的时候都不舍得吃一只鸡,却要想着办法半个月左右给他吃上一只鸡补补身体。而这些,算什么?他将我的真心当成了垃圾随手一扔。

自从他去了上海,他就吃起了药。后来他说,是上海的那个女人让他吃的药。这能怪谁?

三年下来,他毒害了他自己的身体,毒害了她人的青春,也毒害了我的心。他开始雄壮不起来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一个男人,雄壮不起,还有什么资本去谈情说爱?他开始想回头是岸。但是岸也有干湿之别,宽窄之分。他可以再次上我的岸,我却不可能再次将我的真心和温柔施舍与他。就好比,他可以出轨,但是他不可以一边出轨一边说我如何的好。

我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女人。何况为了女儿,我也不想去追究过往的事情,但这不代表我可以容得下他继续脚踏两只船,骗人骗己。

我和他一起去上海,约了上海的那个女大学生。去上海的路上,我问他,你喜欢她什么,她长得漂亮?他说,她长得不漂亮,还没有你的资色好。我问,那你为什么和她好上了。他说,好上就是好上了。听了他的回答,我觉得他根本不值得我为他伤心一丝一毫。伤心,只为有情人,只为真心人。而他,有什么?有情?有心?

三个人坐到一起,很怪异,很好笑。我摘去近视眼镜,不想看清对面的她的容颜。

我问他:“你爱哪个?”

他答:“我爱你。”

我问:“那她算什么?”

他答:“她只是我糊涂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女人。”他的话答完,对面的她开始抽泣起来。

到底是男人啊,前一秒可以柔情万千,后一秒就绝情寡义。我不想看到眼前的女孩子如此的伤心状,但是我必须得这么做,我得让她看清和她恋爱的是一个有着一副什么样嘴脸的男人。

临别时,我让他先出去。我对她说,他是一个有家有孩子的人,我希望以后你们不要再纠缠,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会让他换个号码,希望今后你好自为之。

她的肩膀不断地上下起伏,抽泣不断。她说:“我要向你说一声对不起。最初我也不知道他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当我知道后,我已经爱上了他。你别给他换号码,这样他联系客户方便,我答应你,我不会给他打电话,我不会再打扰你们的生活。”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在胸膛中百转千回。我不知道陈柯何德何能,能让这么一个有情人爱上他,也让我这么一个傻瓜曾经那么信任他。我和她都是可怜的人,可怜得被陈柯玩弄在手掌之中却还认为他是一个君子。

怎么治疗羊角风比较好
孩子患上癫痫病怎么治疗
山东省什么医院治癫痫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