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年电煤价格 >> 正文

【笔尖】爱要我们在一起(中篇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楔子】

往事如烟,流年清浅。人的一生中能有一人读懂你的心,知晓你的绪,那便是最值得痴念的。一次回眸,一次心动,期盼与你在红尘中长相厮守。茫茫人海中,一次如花的邂逅,一场铭心的爱恋。不管岁月如何流逝,不管命运如何兜转,只是不经意的随了自己的心,便再也不曾放手。就算路途坎坷也不惧,就算倾尽所有也无谓。这一生,只愿与你相守,这一世,只愿与你相随。生生世世,只想与你诠释那一唯美的诗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一】

“嘭”一扇狠狠被砸上的车门,一声巨大的声响划破长空。顿时惊扰了月的幽静,云的阴暗,树的高雅,心的郁结。一位身穿白色短裙的长发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她甩了甩前额的刘海,顾不上身后那慌张的神色,顾不上身后那紧张的挽留。顾不上,她已然顾不上任何人的呼喊。现在的她只想马上离开,离开这里,离开这辆车。不管去哪里,尽管她已然知道自己无处可去,但是现在的她只想离开,只想不顾一切地离开,哪怕,哪怕选择独自流浪也会比呆在这里好过万分。她的个性向来倔强,这次的她只不过是选择了内心的想法,决绝地跳下了车,头也不回的顺着那条熟悉而陌生的马路奔跑着。她是那么努力的想要奔去远方,奔向希望,但是,无论她如何奔跑,却依旧找不到出口,看不到曙光。她静静地跌坐在马路旁的石阶上,泪水毫无预兆地流淌着。直到此刻,她才恍然醒悟,原来,她的黎明一直在身边,原来,她的希望一直在身边。只是,为何?为何她的心却从来不知晓?

寂静的深夜里,狂风突然大作,吹散了遍布满地的枫叶,那金黄色的枯叶,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如此苍白。一片小小的枫叶从她的头上飘落,正好落在她的手背上。她轻轻地拾起落叶,看着它,泪水再次夺眶而出。今晚的秋夜比平日寒冷了许多,穿着单薄的姚思语,从未想过这片飘落的枫叶,会成为树林里的一道风景。而她也从未想过,自己曾经毫不在意的方博琰,竟会成为她心底那一抹痛,痛得刺心,痛得惋惜,痛得如此的无法释怀。

秋风带走落叶,带走那颗游荡不定的心,此刻的姚思语,第一次感觉到心无归所的痛楚。那双晶莹清澈的眼眸,顺着安静悠长的马路放眼望去,心头的记忆被再次唤醒。她仿佛看见了,看见了方博琰缓缓地朝他走来。眼神中,再次闪烁着那绅士的模样,那英俊的脸庞,还有那关切地问候和那颗温暖的心……

一年前一个孤寂而幽静的秋夜。空荡而悠长的马路上,行人已不多见了。秋风吹拂着树叶,吹荡着湖面,飘零的落叶荡漾湖水,泛起点点涟漪。黯淡的路灯孤独的守候着,像是在等待着那一个个归人的到来。

那晚的方博琰为了处理公司里的事物,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当他开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一个黑影从路旁急速地冲了出来,黑影从他眼睛里瞬间闪过,脑海理智的他,迅速地踩下了急刹车。而就是这样的动作,使得他的左手腕重重地撞在了车门上。方博琰不顾手腕的疼痛,急忙下车去查看受伤的人。当他下车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大约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她身穿着一件黑色抹胸晚礼服,披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穿着一双白色水晶高跟鞋,在距离车前10厘米的地方静静躺着。方博琰迅速走上前,但是一股强烈的酒精味儿刺激着他的鼻子。让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蹲下身子将女孩拥在怀中,轻轻地摇晃着她,“小姐,醒醒,醒醒,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才慢慢睁开眼睛,但是她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呕吐。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胃中正在不停地翻滚。而这种感觉使得她毫不客气的将胃中所有脏物吐在了方博琰的身上。但方博琰似乎并不在乎被弄脏的衣服,他看着女孩,将她扶起来,从车内拿出矿泉水和纸巾递给她。女孩起身趔趔趄趄地走向路旁的台阶上,在一个垃圾桶旁蹲了下来。方博琰一直默默地站在她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她。

大约二十分钟后,女孩用纸巾擦拭着嘴角,轻轻地抚了抚遮住眼睛的刘海,整理好自己的仪容。转身看向他,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方博琰,“刚刚谢谢你。”女孩说完后便转身准备离开。

“哎……”方博琰走上前,关心地看着她问到,”你……你没事吧!我刚刚撞到你了吗?”

女孩摇摇头,没有看他,直径朝路口走去。但走了不到一分钟,她就感到全身无力,虽然她很想坚持地走下去,但是她却没有力气支持下去,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在方博琰的眼前软软地倒了下去。

方博琰看见女孩晕倒了,心中顿时惊慌万分,顾不得多想的他,急忙奔上前将她抱进了车内。

疾驰而去的黑色小轿车,在宁静的月色中渐渐消失……

【二】

姚思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轻柔的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倒映着窗外梧桐树的枝桠。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姚思语缓缓地睁开眼,环绕着四周的摆设。空荡的房间里,被打扫着整齐干净。她扯了扯身上那床天蓝色的被单,不经意地看到了趴在床边的方博琰。她感到自己头疼得厉害,脑海中慢慢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昨天晚上的自己为了给朋友庆祝生日,在酒吧里喝了个伶仃大醉,心里感到难受极了,便想一个人出来吹吹风,但却不知道差点撞上他的车。

姚思语轻轻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不小心惊醒了沉睡中的方博琰。方博琰抬起头揉着朦胧的眼睛看着她,“咦,你醒了?”

“是啊!”姚思语说着,便转身要走。

方博琰起身看向她,“你要去哪里?你身体不舒服就多休息一下吧!”

姚思语无视他的关心,朝他摆摆手,“我没事,我要回去了。”

“那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方博琰站直了身子,静静地看着她。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对眼前这个女孩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把这一切归结于昨晚差一点撞到她,他应该对她负责任的理由上。殊不知,自己是被女孩身上独有的气质所吸引着。

姚思语淡淡地摇着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但是方博琰似乎还不肯放弃,“小姐,我知道我昨晚差点撞到你,你就当给我个心安,让我送你回去吧?好吗?”

姚思语听后浅笑了,她摇着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漠,冷冷地看着方博琰说:“拜托!在我的面前,请收起你的虚伪和做作好么?”一直以来,姚思语对男人给予自己过分的关心都感到一股厌恶。从小到大,她的个性就很孤僻,她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而她的爸爸除了一味的扔钱给她,从未在乎过她。姚思语是一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孩,她身边所有假装关心她的男人都是心怀不轨的,她深知这样的道理。所以对于姚思语来说,方博琰此刻的话并不是出于关心,而是另有目的。

对于姚思语冷漠的话,方博琰感到一丝莫名的惊讶。他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位女孩会说这样的话。他方博琰虽然算不上最优秀的男人,但是他却是最真诚,最坦荡的人。他不擅于说谎,因为他一说谎话,便会不自主的摸摸鼻子。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就算他想尽办法掩饰,却永远改变不了他这个条件反射的行为。

“小姐,如果你觉得我对你的关心是虚伪,是做作,那么我只能说你想错了。”方博琰用真挚的眼神看着姚思语,“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希望你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你现在要离开也可以,但允许我将我的联系方式留给你,如果你身体出现任何不适的话,可以跟我联系,我一定不会……”

“那你现在送我回去吧!”姚思语微笑着,挑了挑那细长的柳叶眉。不知道为什么,当姚思语的眼神碰上方博琰的眼睛时,她突然感觉到这个男人与以往的男人都不一样。因为在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真诚,所以她决定选择相信他。

方博琰浅笑着摇着头,他被眼前这个善变的女孩打败了。明明刚刚还是大雪纷飞冰天雪地,为什么立马就变成晴朗无云的六月天呢?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他只知道,当他抬起头的那刻,刚好碰上了女孩那双晶莹透彻的眼睛,那双眼睛神采奕奕,但却不知不觉的散发着淡淡忧郁。这是方博琰从未看见的眼神。也是他想要了解的眼神。

【三】

秋高气爽的九月,骄阳少了些许傲气,温柔的和风吹拂着,吹过心底最深处,不经意地荡漾着丝丝涟漪。

当方博琰开着车行驶在路上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今天的天气特别晴朗。姚思语静静地坐在身旁,眼神一直看向窗外。从小到大,她都喜欢坐在车里欣赏着窗外的风景,那忙碌的行人,那静止的雕像,那高大的香樟树,那清澈的湖畔,都是姚思语想要欣赏的。

很多时候,姚思语的内心都极具空虚,她不知道怎么释放,所以选择放空自己来宣泄心中的不满。姚思语的个性张扬,高调,甚至有些放浪不羁,桀骜不驯。她和所有的女孩都不太一样,她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每晚流连于夜店,酒吧,KTV等娱乐场所。每天穿梭在众多男人之间,就是想拥有那么一丝温暖。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没有给予她想要的。她努力的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坏女孩,但却没有人知道,其实她的心如澄清碧绿的湖水一般,一般地清澈,透明,干净。

当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姚思语的眼中时,她的心也被纠结在了一起。那伟岸的身躯旁挽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这是她最不愿看见的。她大叫着停车。在方博琰还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姚思语便用力地拉起了身旁的手刹。不顾方博琰那惊慌的脸色,急忙从车上一跃而下,穿过人流不息的人群,转眼便消失在方博琰的视线里。

姚思语无视身后方博琰的呼唤,就那么瞬间消失在人海中。姚思语不知道她任性而无知的行为,会给方博琰带来怎样严重的后果。因为方博琰的车正行驶在马路上,姚思语这样毫无预兆的紧急刹车,让后面一辆灰色轿车来不及刹车,就那么“嘭”的重重地撞了上去。方博琰急忙下车,他的心思倒不是在撞毁的车上,而是抬起头朝姚思语奔跑的方向看去。

后面灰色轿车的司机急忙下了车,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凶神恶煞地朝方博琰冲过来,嘴里还大骂着:“臭小子,你怎么开车的,是不是不想活了?”

方博琰面对司机的凶恶的样子,并没有丝毫畏惧,他浅笑着饿,“对不起,真的很抱歉,你车子所有的损失都由我来负责好了。”

“负责?你知不知道我开的是“卡宴”,这么贵的车你赔得起吗?”司机不依不饶地大吼着,那蔑视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方博琰。

方博琰依旧如绅士般地微笑着,“这位先生,我说过会对这件事全权负责就一定会负责到底。”方博琰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还有,这是我的名片,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

司机毫不客气地用手推开方博琰的手,冷哼一声,“哼,名片?我怎么知道这是真的假的。谁能证明你啊?”

“我能证明他的身份!”此时,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从灰色轿车里走出来。对着身旁的司机不经意地甩了一记重重的耳光。在方博琰还未曾反应过来的的时候,他却笑着看向方博琰,客气地说:“方总经理,底下的人不懂事,你可别在意啊!”

方博琰抬头看向前来的男子,他认得他。眼前的男子是商业界鼎鼎有名的韩修文,盛华国际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他公司目前企划案中最大的竞争对手。

方博琰浅笑着:“韩总经理言重了,事情的起因的确是因为我,所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贵车所有维修的费用我会让我的助理打给你。”

韩修文连忙摆着手:“不用不用,都是些小钱。”韩修文看了看方博琰身后那辆已经被撞变形的黑色跑车,笑着说:“比起方总这辆今年最新款的法拉利-California。我这辆就略显得廉价不堪了。”

“韩总这话说得可不对了,无论比家世,财团,身份,博琰自知与韩总是不可比的。”方博琰努力伪装着自己,他向来对韩修文没什么好感,并不是因为他和自己是竞争对手。其实人生中能够遇到一个与自己相知的对手并不失为一件坏事。但坏就坏在,韩修文与他所走的道路不同。其实商业界的人对韩修文可谓是闻名色变。提起他的名字大家的心里都会颤抖。韩修文行事颇为极端,只要是自己看不顺眼的,或是与自己有经济纠纷的人,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扳倒对方。而手段则是极其卑鄙无耻的。方博琰正是了解韩修文的为人,所以对他是敬而远之。今天算自己倒霉撞上了韩修文。如果此事不在此处理好的话,他担心会让韩修文耿耿于怀。所以一向不善于伪装的方博琰今日也不得不学会伪装一下。“韩总,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公司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处理,我就先走了。”

“那好,改日必定请你好好吃一顿。”韩修文笑着点头。

“那博琰就先走一步了。”方博琰说完,便转身上了车。

随着方博琰的离去,韩修文的笑容渐渐消逝了,随即而来的是面目狰狞的模样。他双手紧紧拽着拳头,眼神中透露着愤怒和怨恨。他的心里是极其怨恨方博琰的。这不仅是因为方博琰是他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更重要的是,韩修文嫉妒方博琰所有的功名与成就。商业界的人都知道,方博琰不仅拥有聪明机智的头脑,而且还有着沉着稳定的行事风格。对于商业界来说,方博琰就是一个商业奇才。而面对方博琰的时候,韩修文的心里总是恨不得马上就能将他碎尸万段。

继发性癫痫有什么危害
常见的癫痫病诱因都有哪些
哈市癫痫治疗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