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虎门女装 >> 正文

【江南】心坎(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因为他懂得她,所以他慈悲她,所以当她提出分手,他没有深入的挽留,只是淡淡的挥一下手,只是眉梢蹙拢了一下。

耳鬓厮磨了十八年的他和她,就这样将曾经的一切美好,决绝的摔在这个冬天……

所有煎熬的依恋,却是在彼此分手后,留下无限的惆怅,在无垠的苍穹,飘浮着彼此相互割舍不下的一往情深。

他似乎难以逃脱,而她似乎不耐烦地裹着。

分手的时候,天空隐晦,寒风凛冽,冬季地雪,还在天际憋着……

他凝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无语,然后拉紧衣领,就悄然地离开送她的那条以往他和她共同携手的街道。

恍惚间,他们的风花雪月,一下子就像倒塌的墙……

他心碎,仿佛承载了十八年的日日夜夜,她无奈,仿佛经历了一辈子的惆怅失落。

他清楚,他和她无法恢复如初,心中的那份依恋,早已丢在她提出离婚的那一刻,变成永远的回忆。

她也清楚,她和他今生的缘尽,不是她的初衷……

原以为与之偕老,却被他偶然一次的发现她的外遇,从而凿成她心里的业障。

如果他当初地无情地咒骂她,力挺他的一针见血,她也许会有心里的好受,因为毕竟是她,给了他一个不该拥有的绿帽子,但是他没有责备她,只是轻描淡写的只言片语,只是有气无力的嘟哝了一句文绉绉的话:

“原谅你的思想前卫,不想嗔怪你的大胆时尚,但是劝你不要一如既往!”

说后,他就忙着自己的教案,抛下羞赧一脸的她,暗自湿润着眼睛,包羞忍耻地忏悔着……

那时的她,与自己的上级暧昧,其实已经不是他发现的那一次,她周遭的人,几乎无一不知,唯独他蒙在鼓里。

有时候,她也想,她三年前欲望的冲动,潜藏地越轨秘密,对他,真的就是那么天衣无缝吗?

真的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吗?她思忖着……

也许他是刻意着难受的那份脆弱,也许是她强忍着不可告他的羞惭,不过当他发现她的那次,他又为什么如此无动于衷,一点蛛丝马迹的雷霆万钧,都没有呢?

为此,他们的爱情,就在他发现的一霎那而后,对峙到至今的那一刻溜走。

而在这期间的所有床第云雨,没了温馨,没了呢喃,都在冷漠中,渐行渐远地延续到找不到彼此欲望的感觉,尽管他强行着自己那份差强人意,尽管她奉承着忸怩和应付。

于是她觉察他,承受着压抑,忍着寂寞而行为着种种地颠三倒四,对此,她也难受着自己,颤抖着心……

她时常望着他,飘拂着魂不守舍,不在意她的言语,她都在冥冥中,掩面流着泪,灵魂低谷处的那份心,游荡在羞辱和检点中……

她,也曾力图改变,终极,还是被他的谦容包揽着,终究她没有忍耐自己的那份冲动的情欲……

她,心里明白,她的那个自己的上级,黏着她,穷追不舍。

毕竟,她的寂寞,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是肆虐着惬意的。

于是,她便忘记了惩罚自己最初的冲动,便有了情欲泛滥的顺理成章,因为快乐着自己,一直是她的理想,再说,爱是自己的事情,别人也无权干涉。

也因为他,失去了把握她的主动——在她需要的时候,他没有强力的爱抚,房事的磨蹭,她无法接受他的没有肆无忌惮。

她是一个渴望得到一切快乐的女人,他比谁都清楚,所以她的堂而皇之的责难,他无条件地接纳。

他也说过她的虚荣和欲望,登峰造极的叫他不可理喻。

她也说,她是天造地设的性情,欲知今日的她,他何别当初。

他也无法怨愤她,毕竟,在她欲望难填的时候,他招架不住。

男人吗,没有给自己心爱的人,一个舒适的温情,在家里,总是难以自圆其说,他自惭形秽。

只是他的无能为力,难道和她能脱了干系?他想不通……

其实,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苦衷。

从遭遇那次她的出轨,他心里就埋下隐忧。

跟她的燃烧,总有一幕莫名的屏障,他又无法向她释怀难言。

他埋怨她,她发挥的嗔怪,不在他的思维里,总是抬着与他无关的言语,起码她说的一切,不是他认为的生活范畴,因为她总是说着他,不懂人间烟火风味,不懂女人的情怀。

他心里闷着,仅是她,不懂得生活的平平淡淡,不懂得这个年龄激情的方向——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已经定格在年少轻狂,相伴的今后,应该是体贴和爱抚的相互支撑,而不是浪漫延续的青春。

她喋喋不休的嚷着,他不懂得爱,不懂得关心她,不懂得她肢体的需求,他烦恼,又没有分辩的话语。

他理解她这个年龄的激情旺盛,只是她过激的行为,他没有顺理成章的解脱。

他也曾想将忍耐的极限,给她一个圆满的爆发,可当他言语挤到嘴边时,却被她满脸的冷若冰霜,拒之门外。

所以,习惯牝鸡司晨的他,每当欲要倾诉的那一刻,就会自然的隐忍,然后收拾所有的那些想说的心声,裹在自己的行囊里,累赘着自己。

她也知道他,他承载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不堪忍受地负荷着自己,疲惫让他沾着春花,却没有斑斓色彩。

这个中年过后的男人,作为一校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精力的投入几近全在工作上,心思的酝酿,却是整天的如何应付校内的业务,却忘了表面一本正经的她,背后的伎俩却是需要男人的温存。

他为什么心仪自己的感兴趣,而忽视她,她不可思议。

她想不通,他也不想通,因为他满足不了她,底蕴不足,这是他的难以启齿。

她的感觉,总是一片云烟,所以纠缠的情,往往在脑海里,一掠而过,就是感觉的方向,始终在自己的那份天地,始终走不出他灵魂的隐忧。

他没有多思自己,对她的感受,她也忽略自己,对他的一再迁就和容忍。

也许是那次的一个意外,他只是皮毛的触碰,也许是她真的找不到他那次发现而他对她愤怒的蛛丝马迹,所以,在她剪不断自己的思绪后,她竟我行我素,蹂躏着他的那份包容。

给她一个清晰,却是他生活中的语无伦次,这个一向墨守陈规的他,开始有了性的心里惧怕,她担心。

是不是那次对她强忍的宽容极限,到了崩溃地边缘?

她理不清……

但她心里滋生着可怕,可怕未来永无安宁的煎熬,可怕未来的他,期望千万不能而又成了木乃伊,在情欲上。

她想的似乎入木三分,但她又是朦朦胧胧地逾越了自己——那份不安分的灵魂,她也知道自己的自以为是,桎梏着他,让他滋味难受,只是他的无能为力,没有改变她,再说,他也任凭她的作为,而没有在意她。

所以,她心里依然公开的和他的上级,经营着不可告人的激情……

她的那份爱欲,错了方向……

他难受……

她难忍……

彼此,共同床上,却心不在焉,却形同陌路。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他们的分道扬镳,敲打在那份离婚的协议书。

这个天际憋着的雪,终于下了……

窗外,雪在燃烧,一地的泥泞,只是门前的两棵树,光秃秃的,犹如他和她,等待春天的到来,只是另一棵树,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却是迁移别处,叶繁枝茂别家。

他踟蹰在门前,俯腰拾起两片眼前的落叶,紧锁着眉头,一丝隐扰,弥漫心头,不由自主的泪水,倏然汹涌……

一场婚姻的瓦解,让他痛苦不堪,更让他如梦初醒。

他明白,这不是孩童的儿戏,他们的相别,分手的不仅是彼此一个人家庭的破裂,还有昨天的整个世界,打乱的不仅是彼此这个家庭的生活,还有他们的整个世界。

然而,他和她,如今一切于事无补……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一直不信以为真……

他,曾经天真地以为,爱情也好,婚姻也罢,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两个人的血液必定会流到一起,从而,双方便能愉快地拥有另外一种更为纯净的情感,便是割不掉的亲情。

可最终,他和她,在婚姻的这座围城内成了陌路人,就连那重相逢的微笑也显得凝重,像涂了不适宜的脂粉,生硬的让他掉泪而又掉不下。

也许是他,忙着不断地给予,忙着让她无限的幸福,从而忽略了婚姻生活中的一个简单的原则,那就是激情过后的浪漫,是需要经营的,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往往禁不住锅碗瓢盆的磨合,那份习以为常的夫妻云雨,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付出,而是要精心策划。

爱情这份消费单,他没有填上合适的消费字码——缺少了男人的狂野,对女人肢体倾轧……

所以,他失败了。

所以,他只好理性地,冷静地看着别人在自己围城上挖洞。

而那一砖一瓦瓦解着坍塌声响,却是他心灵呼唤地凄厉声……

癫疯发作的治疗方法是那种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失神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