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隆胸手术价格 >> 正文

【海蓝·小说】飘逝的红纱巾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一九七五年的春天。

“天上布满了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

此刻,她唱起了这首曾经在文艺舞台上多次演出的歌曲,心里那一番苦楚令人心酸。

她与他相识就是在文艺舞台上。他和她在一个村里住着,家不是隔得很远。

七十年代的农村,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每个村里都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她从小就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唱起歌来清脆,洪亮,可以与马玉涛媲美。又天生一副美人坯子,脾气又好,文静里透着随和。所以成了村里文艺宣传队的台柱子。

他从小就喜欢音乐,精通乐器,尤其是二胡、笛子非常拿手。他是乐队的领班。他也是宣传队的队长。他高高的个子,白皙的脸盘,一看就是英俊的小伙子。每逢演出,他们配合的天衣无缝,博得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此时她站在一棵老槐树下,老槐树的旁边的砖墙上,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在红底金字在月光的映衬下闪着光亮。那是被打成黑五类的父亲写的。一开始,她家是贫下中农,后来,不知是谁揭露出父亲是国民党职员,从此,父亲被揪斗。原来,父亲写的一手好字。为了生活,曾在伪政府当过一个小职员,做过伪县长的秘书。因此,被说成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走进了黑五类行列。虽然她以可教育好的子女继续留在了文艺宣传队,但是黑五类的子女压得她抬不起头来。

几年来,他与她共同排练,共同出演,她对他体贴,对他倾心;他对她关怀指导。他与她徘徊在小河边,驻足在这棵老槐树下,老槐树见证她的初恋,小河水见证了他们的情怀,幸福在她的脸上荡漾,憧憬在他的心里流淌……

他那天进城回来交给她一块红纱巾,他第一次吻了她,她依偎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留下了激动的热泪……

他父亲知道了他们的交往,虽然父亲不是那么封建,但是流言蜚语和和黑五类的帽子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她恨透了父亲,但是那年迈的父亲含泪双眼透出的哀求又使她心软下来。她兄妹五人,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姐姐出嫁了,哥哥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成家。在那个年代有谁肯嫁给一个黑五类的儿子呢。倒是很多黑五类的女儿嫁给了村里干部的儿子,从此这样的黑五类就比起别的黑五类高人一筹了。一般的人家也可以把女儿许配这样的人家。

转眼又过了一天,这天下午收工以后,也许是鬼使神差,她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小河边。望着静静的流水,日光照在水面上,映照着她满是泪花的脸。她望着平静的水面,任思绪随着流水漂流……

她想起那个大队长的儿子,虽然不是那么丑陋,实在是平常一般。他经常在自己面前晃动,每一次的演出他都要去看,他有一身力气,在生产队里也是劳动的骨干。他和她没有说过话,他走过她面前总是红着脸。说实话,她对他确实没什么好感,也不是那么讨厌。

就在前几天,大队长托人提亲了,妇联会主任亲自登门,还有民兵连长。父亲答应了这门亲事。

她知道了,哭了两天没有吃饭。父亲含着眼泪说:“孩子,父亲也没有办法,这件事如果不答应,恐怕我们一家不会有好日子过,恐怕他也会受牵连。”

“爹,女儿理解父亲,但是我放不下他,你叫女儿怎么办?”

“孩子,那么多脏水泼在你身上,别说你,就是父亲我也不能承受啊,还是忘了他吧,只求我们一家平平安安!……”

“让我好好想想,等过几天……”

“好吧,你一定要吃饭,不要哭了,哭的父亲也心酸…..”

她把那条红纱巾托在手上,那静静的河水飘起一团团水草,清澈的河水里几条小鱼时而欢快的游动,时而又钻入水草中,时而又钻出水面,溅起一圈圈的的涟漪,慢慢地荡开……

那是去年的夏天,也是在收工以后的黄昏,晚霞在天空里蔓延开来,她背着小筐拿着镰刀来到这小河边割水草,拿回家去喂猪。

那时候的农村家家养猪,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多积肥,多打粮,毛主席说过,一头猪就是一个小型化肥厂。

她从小就喜欢唱歌,她挽起裤管割着水草,嘴里的歌儿不由的从心底里流出来,那欢快的音符在水面上激起层层浪花,连树上的小鸟也停止了歌唱,岸边的青青的草也不住的点头微笑,在傍晚的微风里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忽然不远处传来悠扬的笛声,与歌声配合,是那么和谐,美好。

她知道是他,用笛声伴凑,直到一曲终了。

那天,他帮她割草,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心里的千言万语就在这沉静里流露,彼此的心已经胶结在一起了。

吃过晚饭,他们俩不约而同双双来到小河边,走了很久,悄悄地也说了很久。

她那天失眠了,望着墙上的一副画看了很久很久……

她望着静静的河水,想起几个月前,那时还是春节,宣传队照例要进行演出。她记得那是初一的晚上,他们演出结束后,他送她回家,在老槐树下,他忽然说,“你喜欢我吗?”

她第一次羞得脸通红,好在被夜色掩盖。她想说,我喜欢你,可是话到嘴边变了:“我是黑五类的子女。”

“我也不是贫下中农的子女,是团结的对象!”他是中农出身。

“我的出身不好,你还是离开我吧。”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是我的永远!”

“可是,父母不会同意的,我会慢慢地做父母的工作。”

“好,我等着你!”

他们默默互相看着,谁也没说话。

从那天起,流言蜚语从地而生,就像洪水淹没了大地。在那个年代如果有一点这样的消息,就会被人鄙视,革命和政治第一。

几个月了,为了避讳流言蜚语,他和她很少说话,何况宣传队在春节过后就解散了。他们见面的机会少了。她多么盼望他此时就站在她面前,听他说一句“我爱你”她会毫不犹豫的和他走在一起。

也许他不会来了,今天听说他定了婚,也是一位宣传队里一位姑娘。那位姑娘长得也很漂亮,能歌善舞。那位姑娘叫新艳。

河里的青蛙呱呱的叫着,她想起了以前听过的评剧《刘巧儿》中新凤霞那优美的唱段。

她想我要是巧儿多好啊!

她拿出他送给他的红纱巾,那红红的颜色,透明,如果有一天戴在头上,做了他的新娘是多么好啊……

她等了很久,眼睛一直没离开水面。她想他不会来了,打算转身回家。

一转身,他看见了他,就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很久,我没打搅你吧?”

“你、你真是的,人家等你半天了,来了也不吭声!”

他没有做声,只是呆呆地望着她……

“听说你订婚了?”

“是的。”

“唉,你走吧,给你!”说着她把红纱巾塞在他手里。然后就要转身离去。

“你等等,听我说几句行吗?”

“既然这样了,还有什么要说的。有什么要说的你就说吧!”

“不是我不喜欢你,心里只有你!”他说完缓和一下口气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吗,你哥哥找过我,差点没有给我跪下求我。民兵连长和妇联主任找过我和我的家人,要我断绝和你来往,因为你是大队长的公子看上的人!父亲逼着我,母亲眼里汪汪的,我实在没有办法。妇联主任做媒,把新艳介绍给我,我知道那是新艳托她的。”

他看了看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你嫁了我,你的一家人和我的一家人都会没好日子过得。几天了,我都在这徘徊,怕你想不开寻短见,为了我,为了我们两家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再有,大队长的公子虽然不是那么出众,但我相信他会好好待你的!”

“你别说了,你走吧,永远也别来见我,就当我死了!”

“我送你回家。”

“谢谢,不劳动大驾,我知道家。再有我不会寻短见,因为我是一个革命的青年!”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充满无限的忧伤和惆怅。

他静静望着河水出神。天边的晚霞慢慢的暗淡下去,夜即将来临。

他把手里红纱巾慢慢地放进清清河水中。红纱巾随着流水慢慢的飘去。时而卷成一朵花,好像向他微笑,时而拉成一条线,好像一条鞭子抽打着他。

红纱巾慢慢地飘远了,淹没在清清河水里……

脑外伤癫痫治疗的方法有什么
哈尔滨的癫痫医院治疗哪里好
南京有没有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缩衣啬食网 | 猎鹰出击 | 异星争霸战 | 美服进不去 | 虎门女装 | 小鼠宝贝成长日记 | 微信总部